恒峰娱乐g22娱乐登录吴季松:清洁生产理念技术是可持续发展的基础

  2009中关村论坛于11月12日召开,此次会议重点关注经济、环境、能源等世界热点难点话题,探讨如何用科技创新改善人类生活与促进社会发展。以下是搜狐财经在“低碳经济与绿色发展”分论坛现场发回来的报道:

  中国循环经济研究中心主任吴季松:我今天演讲的题目是“生态经济学清洁生产的新理念及其技术是可持续发展的基础”。

  我刚刚参加瑞典皇家工程学院大会回来,昨天晚上在招待会上又和好几个国际开发区的负责人交谈,现在看来世界对于未来的发展,尤其是经济发展,已经取得了共识。我做了一个总结,就叫“3E”,也是我今天演讲的主题,“3E”即生态、平衡、经济。经济要发展,但是应该是生态平衡的经济。“3S”,“3S”即稳定、社会、系统。“3G”,“3G”即全球、绿色、增长,这样才能实现可持续发展。我和可持续发展这个概念的创意人曾经很短期的同事过,在联合国工作的时候,我觉得确实是人类未来的概念。而且现在我们中国不但要实施可持续发展,也把这个上升到理论,就是我们所说的可持续发展观,这就是我今天讲的主题。

  感谢主席先生的介绍,我的创新就是把清洁生产的3R变成了循环经济的5R,在国内外也得到了比较广泛的共识。

  第一,新经济理论。我们要在思考传统经济理论是不是还都能适应在我们环境污染、资源短缺、生态失衡的今天。

  第二,新价值观。大家都说减量化,最大的减量化应该是在我们的心里,我们应有新的价值观,难道生活的改善和提高仅仅是物质消耗的线性的增长吗?如果这样这个地球将向何处去呢?

  第三,新资源观。Resources是3R的创造者拉德瑞尔女士提出的,但是最大的Resources我认为是利用可再生资源。

  第一个和第五个是我新提出的,中间的三个都是拉德瑞尔女士考察世界上生产多年以后总结的,但是我又做了一些扩展。她是联合国开发署工业发展局的局长,她也跟我说我是搞生产的,你是搞经济的,但是生产就是经济最主要的部分。

  可持续发展已经是人类的共识,但是怎么实现可持续发展呢?先要有新的理论、有新的理念,要有清洁生产的手段,有再造企业修复生态的手段,还要依靠广义的清洁生产技术,包括生态修复。

  刚才已经讲了清洁生产的3R原则是联合国环境署提出的,主要是工业发展局,总部在巴黎,他们在80年代末就提出了减量化、再使用、再循环的3R原则。当然这也是基于福特汽车公司的生产、卡伦堡园区的经验。

  总而言之,应该把传统经济的开放链变成一个循环经济的闭环,从资源无尽的消耗变成资源节约、高效利用。

  5R新经济学理念的提出。我最早是2009年在阿布扎比世界思想者节日论坛上提出的,当时邀请了23位世界的思想者,其中有10位诺贝尔奖获得者,最后我提出的5R理论得到了一致的认同,最后选了12个人坐到主席台上参加到这23个思想者,后来我也有幸被选到主席台上。是联合国酋长国第一大报登的图片(PPT)。

  我到底提出了什么呢?提高了再思考。应该以科学发展观为指导,创新新经济理论。很简单,我们现在已经不是亚当斯密提出的传统经济学300年前的世界了,发生了很大的变化。传统经济理论起了巨大的作用,几乎造就了我们今天所有的物质文明,但是面临着新的情况,这些经济理论开始不适用了,这也是几乎所有的西方经济学家都公认的事情,关键是我们如何改变它。我也提出一个再修复,因为现在资源短缺、环境污染、生态失衡,所以我们应该修复我们的生态系统。

  再思考提出了一个新的观念,就是我们的生产,不止是生产社会产品,这个叫第一财富,这些社会产品是财富,而且是最重要的财富,比如扩音器、我们的杯子都是财富,但是还有另一种,就是我们所在的自然环境、生态系统,也同样是财富,不被加工成产品,本身就是财富,这和亚当斯密的理论就不同了。亚当斯密理论是说这些东西都要成为社会产品才能是财富,换句话说你把这些东西都用光了变成社会产品才好,这显然是不合理的,也是不可能的,但是在他那个年代提出这些东西是有道理的,因为当时是人开发自然能力太低,自然资源富余,而今天人开发自然资源的能力太高了,什么都短缺了,没有一种东西不短缺的,连阳光都短缺了。现在因为臭氧层的破坏,达到质量要求的阳光不能照射到地面了,紫外线已经过量了,还有什么不缺的,水等等都缺,再没有经济理论显然要出问题了。所以我们要承认另一种财富,就是自然财富,就是我们所在的生态系统就是一种财富,就像我们盖一栋大楼,没有一个工程师会说我考虑的只是地上的,地下的地基都不算,我也不要预算,我也不算成绩,没有一个工程师这样说。可是我们现在的传统工业系统基本上就是这样一种理论,看得见的物质财富、社会产品算,但是它所在的是它能够起作用的,自然生态系统不是财富,所以这个理论显然是应该要改变的。就拿北京来说,你修出五环、六环、七环,建百座百层大厦,如果生态退化、荒漠化所有的建设都没有意义,就和一个大楼地基垮了就要塌一样的道理。

  什么叫和自然和谐呢?刚才讲了几个R、几个E,什么叫自然系统平衡的发展?就是这两种财富,我社会财富生产的多了,自然财富支撑不了了,我就反过来要用社会财富来修复这个自然财富,当它的支撑能力加强了,我们再发展社会生产,然后在一个更高的水平上发展,不成了再掉回头来修复,这就是刚才讲的几个R、几个E,或者我们科学发展观讲的人与自然和谐。这不是一句空话,是很简单的道理,就是这两个必须平衡,否则人类不可能可持续发展。

  我不仅说,因为我是6年半的中国水资源的最高负责人,所以我主持制订了“21世纪初期首都水资源可持续利用规划”,很负责人地说如果不是这个规划,这个规划2001年被国务院批准,投入了220亿人民币,如果不是这个规划,今天北京不但生态上、在供应商都会面临着一个缺水的局面,但是这个规划的制定就是由于这些新思想的指导。当时的朱熔基总理批示,说这是一曲绿色的颂歌,值得大写而特写,当时的副总理也做了很具体的批示,赞扬这些新的思想,当然做都是大家做的,规划制定是由我主持的。我们也以这个规划申奥,保证北京水资源在奥运会上不会出问题,这是申奥成功的第一瞬间。在申奥的过程中我作为中国参加欧洲奥委会代表团的团长,作为考察悉尼奥运会设施代表团的团长,都跟奥林匹克和相关人士讲一个道理,我说中国北京要申办的是2008年的奥运会,如果在今天举行,指98年、99年、2000年,我都认为北京的条件不如巴黎,因为我在巴黎住过6年,但是你们要看到发展。你们愿不愿意在发展中国家举办奥运会?他们说奥运啊,这是联合国的原则,我说那好,我主持经北京市政府批准制订了“水资源规划”,你们有没有时间听15分钟,不要离开,你们认为这个有没有道理。他们听完了以后说,这个绝对是科学的规划、先进的规划,确实能解决北京的水问题。我说那好,你们相信不相信北京市人民政府,这是市长签字的规划,你们相信不相信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,这是朱熔基总理签字的规划,他们说当然相信了,我说好,请投中国一票吧。科学的发展、科学的规划应该说已经是世界人民的共识,那些国际奥委会委员他们很多都是博士,文化层次很高,但是他们都不是搞水的,但是他们能够理解这种思想。

  第二,减量化。最大的减量化在我们心理,如果你认为你的生活改善就是无穷无尽的提出物质要求,这个地球满足不了,还不用说大家都过天堂的生活,因为也不知道天堂是什么样的生活。就是说大家先进都达到美国的平均生活水平,基本上需要4个地球的资源,我在航空航天大学做教授,因为我已经退了,对航天还是很了解的。到现在没有发现任何一个星球可以有效的补充地球的资源,我们只有这一个地球,因此你必须改变你的需求观念,所以提出了一个传统经济学没有的观念,就叫“合理需求”,不是市场需求就是天然合理的,其实市场也是要有理性的法人组成的,而不是胡思乱想的,明明没有这么多资源,就不能够提出这个要求,当然人的生活是要提高的,但是刚才我讲的,你必须要和自然生态系统的支撑能力相适应,否则这个发展就是不可持续的。

  再使用。最大的再使用就是利用可再生资源,比如把这个废物利用起来、那个废物利用起来,都对,但是不能根本解决问题,如果你利用了可再生资源的话这个问题就根本解决了。大家说什么是可再生资源?水本身就是可再生资源,整个北京市的再生水利用率从我们制定这个规划,从0已经提高到70%,这是了不起的成绩,这样就等于多了70%的水,人就创造了自然财富,通过这种理念产生了一系列先进的思想和新的经济。

  太阳能同样是这样,太阳往地球上照,释放了这么多能量,为什么不用呢?其实我们用的所有能源都是太阳能,所谓碳氢燃料就是积累的太阳能的化石,但是为什么只会用这种燃料,不用现成的太阳能?更为重要的,你为什么不会像太阳一样的产生能量?这就是我自己作为改革开放以后第一批出国访问的学者,搞了十年的受控热核聚变,这就是根本的解决能源的问题,这些问题都是可以解决的,关键看你的思想。大家说我们没有那么多钱,没有一个政府是没有钱的,也没有一个政府是钱多的,美国政府多大赤字,关键是你什么思想指导,你的钱往什么地方用,你为什么不去开发技术,人的创造能力是无限的,自然资源是有限的,所以我们要利用太阳能和风能。

  再循环。建立一个再循环的体系,东建一个水泥厂,西建一个钢铁厂,那时候没有节约的必要,为什么不把钢铁厂和热点厂和水泥厂连在一起,热电厂给钢铁厂以余热,钢铁厂把废渣给水泥厂,构成循环呢?这完全都是现实的,当然不是一蹴而就,也不是现在的工业格局都要改变,但是必须有这种思想和理念。这是卡伦堡的创办人,卡伦堡现在在中国太有名了,中国可能去了上千代表团,这是卡伦堡的创始人,因为我有联合国的身份,当时接待我,他们建造了一个企业甚至产业的循环。

  再修复,一定要修复我们的生态系统,你已经把它破坏了就要修复,提高它的承载能力,这个基础上再生产。这是我们修复塔里木河的断流,这是109岁的维吾尔族老人,说政府又给我们来水了我们又搬回来了,本来都搬出去那儿都不能住人了。

  这个看法也在2007、2008北京诺贝尔论坛上得到了所有参加诺贝尔奖获得者的认同。卢比亚曾经跟我是同行,他是我们物理学界非常有威望的诺贝尔奖获得者。丁肇中曾经在他下面的中心做主任。那次在清华的台比这个大,非常激动,讲完走上台来就向我祝贺,说你讲了太好的思想。

  清洁生产的技术开发是可持续发展的基础,主要的有太阳能技术、风能技术、受控热核聚变技术、再生水技术、建筑肥料利用技术、生态修复技术。这次瑞典皇家工程科学院外籍院士授了三个次,一个是美国把谷歌网做大的,另外是做大做强的舍尔先生,还有另外一个人,还有我。瑞典国王接见的,我们个人荣誉不足一题,这三个方面就是世界发展观的落实,这真是世界的共识。

  太阳能技术现在关键也在于转换效率和成本,风能技术也是一样,但是现在基本上对于发电来说,国际和我们中国现在的成本基本上和火电接近了,而且再继续降低,所以完全有发展前途。受控热核聚变,没有搞的人老认为是下个世纪的事了,其实不然,什么事情还要听正在做的人。再生水技术、建筑材料废物利用技术、生态修复技术都是我们今天非常需要的技术,生态修复的本身也要有技术,水源含氧磷技术、湿地建设技术,这些技术过去没有人开发,这些产业也没有人从事,其实提供了巨大的商机,创造了新产业。地下水回补技术,退化土地修复技术。

  搜狐财经独家稿件,版权所有,请勿转载,违者必究。如确需使用稿件或者更多资料,请与我们联系获得授权,注明版权信息方可转载。联系我们可致电010-62727224。

  *发表评论前请先注册成为搜狐用户,请点击右上角“新用户注册”进行注册!